谷城十大恶霸(湖北省谷城县)

6

谷城十大恶霸(湖北省谷城县)插图

明朝崇祯年,张献忠诈降朝廷,率领十万兵马,从河南南阳来到谷城驻扎,明地里受朝廷节制,暗地里日夜打造兵器,准备东山再起。

谷城五斗坡有个恶霸,外号叫双头蛇,他和县令阮之钿互相勾结,横行乡里,欺压百姓。打着为张献忠筹粮派款的牌子,到处催粮逼款,敲榨勒索。佃户陈奶奶交不起钱粮,双头蛇硬把她独生儿子活活打死。

陈奶奶咽不下这口气到县衙阮之细那儿告状,却被轰打出来。只好天天在衙前喊冤。

县城里有个姓张的穷秀才,可怜陈奶奶成了孤老,想出个主意为他报仇。他喊来陈奶奶问:“你真告状假告状?”陈奶奶瘪着窝窝嘴说:“真告状!”

张秀才又问:“你告状怕不怕挨打?”

陈奶奶说:“死都不怕,泼上老命也要喊冤枉。”

张秀才说:“那好,我给你写个状子,后天张献忠大帅从街上过,到时我给你指一下,你上前拦马喊冤。有人打你,千万别松手。只要状子到了张大帅手里,这状不怕告不准。”

谷城十大恶霸(湖北省谷城县)插图1

这一天,谷城街上赶集的人山人海。过了一会儿,“踏踏踏”一阵马蹄响,几匹高头大马来到眼前。张秀才远处一指那匹黑亮黑亮的战马,陈奶奶一头扑上去,抓住马疆绳,扯着嗓子喊冤枉。几个亲兵见有个破衣烂衫的老太婆,拦住了大帅的马,跑到跟前,举鞭子就打。陈奶奶记起张秀才的话,抱住张献忠的马脖子,跟木桶打了个铁箍一样,死活不丢手。马一惊,前蹄子竖起来,把陈奶奶带上了半空中,嘴里还一个劲儿喊“冤枉啦冤枉。”

张大帅一见不对幼儿,大声喊道:“你们这些龟儿子,爬一边去,让她说说有啥冤征?”

陈妈奶跑在马前说:“老爷呀,我告状。”

张献忠说:“县有县令,府有府管,你为路不上那儿告?”

陈奶奶说:“他们是一伙的,只有老爷能为百姓作主。”

张大帅接过状纸,看罢点了点头,把陈奶奶带回帅府。

张献忠到后账,见到军师徐以显,大声嚷嚷地嚷道:“狗日的双头蛇欺压老百她,逼死人命,反说是为老子张献忠要粮要钱。老子没得一颗米,一文钱,给老子栽赃,老子不会饶了他。”

徐以显笑笑说:“捉来砍了头,看他还敢不敢!”

张献忠捋胡子说:“龟儿子,明杀不是上策,双头蛇连着人,皇帝老儿本来就在找老子的岔子,没有屎还要给老子捏屎,不能露真脸,要想个别的门儿才是。”

谷城十大恶霸(湖北省谷城县)插图2

第二天,张献忠来到县衡,找到阮之钿,板着脸对他说:“父母官,有人打着老子牌子,逼死人命,你不管不说,还敢包庇他。”

阮之钿本来就怕张献忠,又是作贼心虚,叫张献忠一说,腿肚子就重转筋,忙说:“大帅,我一定派人查访清楚。“

张献忠眼睛一瞪,把桌子一拍:“查个屁,老子早查得清清楚楚,你当我着不出你那个花花肠子。”

阮之钿忙说:“大帅,你看怎么办?”

张献忠说:“谁在老子头上抹屎,老子要用他的血洗干净!“说罢,一吹胡子走了。

阮之钿吓得屈滚尿流,想来想去,还是保自己狗命重要,派人砍了双头蛇的脑袋。

张献忠在谷城养精蓄锐,决定在五月端午重举义旗,知县阮之钿得知了消息,立刻向派人进京报信。

张献忠早就有收拾阮之钿的想法,在确认他是朝廷安插的探子后,立刻带着亲兵闯进了县衙。

阮之钿没想到张献忠在这个时候突然闯进县衙,连忙施礼问道:“大帅到此,不知为了何事?”

张献忠捋着胡须,眯笑着眼睛说:“父母官,我张某驻守谷城一年多,难为了父母官,今天特来道谢。”

阮之钿说:“大帅不必客气,下官不敢当。”

谷城十大恶霸(湖北省谷城县)插图3

张献忠又嘿嘿一笑:“父母官监视我张献忠,发了不少财,我怕你发的还不够,想让你再发个大财。今天正面鼓当面锣告诉你,我张献忠又要起兵了,你快去崇祯老儿那儿报信,也好领个大功,发个大财。”

阮之钿一听这话,知道今儿的事有点不妙,赶紧陪着笑脸说:“大帅说到哪去了,下官从来不敢。”

张献忠板下脸说:“你不敢我可敢啦!父母官,老张这次起兵还差一个吃饭的买卖,想把你的借来用一用。”说完一指阮之钿的脑袋,哈哈大笑一阵,把胡子一捋,不再说话了。

张献忠手下人有句话,不怕张胡子暴,只怕张胡子笑,张献忠一笑,非杀人不可。亲兵立刻上前绑了阮之钿,一刀砍下了他的脑壳。

更多资讯请关注“酒歌说文”,为您提供更多国学知识。弘扬中国传统文化,学习博大精深的国学,只需每天看上一眼。您的回复评价是对我的最大支持。

谷城十大恶霸(湖北省谷城县)插图4

最新版权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,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。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,不拥有所有权,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!站长邮箱:194375642@qq.com